返回

安之若素 安之素叶澜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两百三十八章警察临检(第1/2页)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“嗯?”叶澜成一副已经不记得安之素刚才说了什么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别装啊,我说生个孩子呀。”安之素推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“行,那来生吧。”叶澜成也很干脆,手很麻利的往她睡衣里伸。

    安之素啊啊了声抓住了他的手:“你、你别曲解我的意思。我说的是明年,明年再生,又不是现在。”

    “明年生,难道不该从现在就造人?”叶澜成反问,一副有什么毛病的语气。

    安之素:……

    这逻辑真是一点毛病都没有,可是重点不对啊,她的重点是说服他不要再让她吃又苦又难闻的中药了啊。

    “生不生了?不生睡觉。”叶澜成勾着唇角,典型的你要生我就配合你,你不生我们就睡觉的好脾气。

    安之素气的翻白眼,她还能说什么?让她还能说什么?

    于是叶澜成关了灯,搂着她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安之素一想到明天开始又得吃药,她就睡不着了。

    她睡不着,也不想让叶澜成这个罪魁祸首睡,于是开始没话找话:“叶澜成,我还没问你呢。妈为什么看到那对玉石耳坠就哭了?那耳坠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?”

    叶澜成静默了片刻才淡淡的说道:“那是爸生前送她的礼物。”

    安之素怔了一下,关于叶澜成的父亲,她知之甚少,似乎是个他不愿多提的话题,她也聪明,从未问过。

    遂在叶澜成说了白心慈为什么会哭的原因之后,她就聪明的没再接着问下去了。

    只是她没有想到,叶澜成会主动又多说了几句。“妈以前也很热衷于慈善事业,时常把自己不常戴的首饰捐赠出去义卖,有些是她自己买的,有些是爸送她的。爸去世之后,妈常常懊悔以前不该把爸送她的东西捐赠出去

    。我便开始寻找那些买家,把大部分捐赠出去的东西都买了回来。不过有些下落不明的就一直没有找到买主,像你今天拍的耳坠,就是落网之鱼。”

    安之素闻言才彻底明白了白心慈伤心的原因,原来是睹物思人,难怪一看到那耳坠就会哭了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我还无心插柳柳成荫了。”安之素觉得这才是更奇妙的事。

    叶澜成轻笑了声:“是,所以一开始,我根本没想到你想拍的是耳坠。”

    说起这个安之素颇为得意,哼哼道:“我这叫故布疑阵,围魏救赵,三十六计知道吧。”

    “故布疑阵免得算得上,围魏救赵?呵,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吧。”叶澜成无情的讽刺。

    安之素气的半死:“叶澜成,我告诉你,要不是你受伤了,我早就打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我受伤了,我还能抱着你盖着棉被纯聊天?”叶澜成再次无情的讽刺。

    安之素:……

    安之素老实了,立刻乖乖的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碎觉碎觉,这天再聊下去就危险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头牌酒吧。

    三楼,贺思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