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半笺清欢不诉情深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一章 楔子(第1/2页)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清欢客栈,鹿岸正坐在花团锦簇的院子里,刚捯饬完花花草草,有些累,就一屁股坐在地上休息,随手掏出手机刷新朋友圈。

    第一条就是新鲜热乎的结婚证,两只手交叠相拥,露出炫耀幸福的大拇指,红色的证书快要把鹿岸的眼睛闪瞎了。

    再仔细看官宣人,一瞬间,鹿岸心里感受到了一阵抽紧的疼,捂住胸口好一会儿,半天动弹不得,快要窒息了一样,慢慢的,她抑制不住心中的悲痛,泪流满面,在原地抽泣着。

    栗子丝毫不理会现在鹿岸心中的悲伤,棕色的毛发着亮,嘴里咀嚼着胃里的草,傲视地走过来蹭了蹭鹿岸便走开了,仿佛早已预知今日的痛苦。

    鹿岸回想着,这辈子两大心愿,和最爱的人结婚,按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,可惜终究是都没能如愿。

    一遍遍的在心里质问着这命运,至味清欢,为何不得?

    不想考虑后果,鹿岸脑子里就只有一个念头——飞回去,回到青城,再见一面。不管自己看到的是多么幸福的画面,也一定要看到那个人走上幸福的那条路。

    鹿岸马上买了最近的航班,简单收拾东西匆匆赶往机场,要飞回那个她这些年一直都在逃避的家乡。

    坐在候机室,鹿岸回忆着过往,还记得上一次回青城还是姐姐鹿岑和姐夫肖辰北结婚的那天,盛大的肖氏集团举行了万人瞩目的婚礼,至今记忆犹新,可那已经是三年前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上天明明给了很多次机会,最后两个人还是擦肩而过,走到今天这一步,鹿岸感受着命运的捉弄和深深的无力感,本该清欢渡,何必碰深情。

    鹿岸在来机场的路上一直都在反思着自己,刚刚看到照片的一幕,心里就明白自己永远失去这个最爱自己的人了。

    三岁时,“鹿岸,我以后要娶你做新娘!”

    十八岁,“鹿岸,以后我买的每辆车,副驾驶必须是你坐!”

    二十四岁,“鹿岸,这是我最后一次等你了。”

    那个声音遥远又似在耳边,这句话一遍遍的在鹿岸脑海里面回响着,撞得生疼。

    这次回去,鹿岸只求能见他一面,然后跟他说一句“谢谢”——和“对不起”。

    飞机上,坐在自己的位置上,鹿岸闭上眼睛,心中自嘲着:只想当一条咸鱼的我,硬生生被逼成一个学神,学习上春风得意,其实只有自己知道我失败透顶。电影里所有的遗憾和错过,都会有一个解释和结局,但是生活并没有给我。

  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